从港口工業經濟到智慧城市体系 临港如何转型

从港口工業經濟到智慧城市体系 临港如何转型

航拍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 视觉中国图

港口,可以塑造一座城市的産業。最典型的例子是新加坡——因扼據馬六甲海峽,雖然“不産一滴油”,卻集散大量貨物(例如石油),也由此成爲世界第三大煉油及交易中心。

同樣,因港而生的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它的産業發展受益于港口良多,它的命運也與港口——洋山港聯系緊密。

洋山港作爲上海無深水港曆史的終結者、我國港口建設史上規模最大、建設周期最長的工程,其誕生之初便備受關注。2005年洋山港區(一期)開港時,便有評論指出,“洋山港是僅僅爲上海添了座碼頭,還是能以此爲契機催生更廣泛深刻的變化,將是評判這個世界級工程成敗的關鍵”。

而後,洋山港擁有了我國第一個保稅港區。2013年,洋山保稅港區又成爲中國首個自貿區——上海自貿區的組成部分。而今天,“變革”又來到它伴生的新城——臨港。根據國務院印發的《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總體方案》,“建設具有國際市場競爭力的開放型産業體系”,被放在更加突出位置。這在其他自貿區中,從未有過。

面對新機遇和新挑戰,它的産業發展又在經曆怎樣的變化?

源起:港口工業經濟

想了解臨港,要先從港口的故事說起。衆所周知,上海因港而興。不過,上世紀90年代,上海航運業一度遭遇“卡脖”。當時,處于長江入海口的上海港水深8~13米,達不到深水港要求(水深15米),愈來愈難以滿足集裝箱船舶大型化發展步伐。彼時,上海港的貨輪要趁漲潮時才能出港。國際上,往往要先用大船將貨運到新加坡,再轉成小船運抵上海。當時,在全球集裝箱港口排名中,前20名都找不到上海港的名字。

1992年,中央寄予上海建設國際航運中心的厚望。當時的背景是,我國越來越廣泛地參與國際分工,大量制造業久草电影福利要出去,需要一個通江達海的港口。然而,沒有深水港,怎麽做國際航運中心?

爲此,洋山深水港在茫茫大海上“無中生有”,上海也由此從“江河時代”邁入“海洋時代”。

洋山港孤懸海外30余公裏,由大、小洋山等十幾個島嶼組成。開發前,洋山島全島僅5000多人,沒水沒電。而後,經過6000多名各界科研人員六年半的前期調研和論證、超過1萬名建設者三年半的建設,2005年12月,洋山深水港區(一期)順利開港。

由于洋山深水港的加入,2010年,上海港集裝箱吞吐量首次超越新加坡,成爲全球最繁忙的集裝箱港。至今,上海港已連續8年保持世界第一,爲上海建設國際航運中心奠定了基礎。

根據2004年出台的《上海市臨港新城總體規劃(2003~2020)》,與之伴生的臨港新城,也被定義爲上海國際航運中心的重要組成部分。而此時的上海國際航運中心,一個重要任務就是“積極參與國際分工和國際競爭”。

一般来说,港口发展到能集聚国内外久草电影福利要素和连接国内外市场时,港口陆域便成为利用港口输入原材料、输出久草电影福利的临港大工業和出口加工業 (合称为临港工業或港口依存产业)的优势区位。

背靠洋山港,臨港的起點已非同一般。2005年左右,當臨港新城重裝備産業區還在圍灘造地時,上海滬東重機、上海電氣集團、上海大衆汽車等已確定落戶于此。

尽管,临港相关产业区投入使用仅10余年,但工業已形成气候。“临港的工業产业链条已经非常完整。”树根互联华东公司总经理、深耕上海工業领域10余年的张天昊告诉《每日經濟久草电影福利》记者。

至2018年末,临港地区工業总产值年均增幅30%、税收收入年均增幅25%。久草电影福利首台自主知识产权的“华龙一号”核岛主设备、久草电影福利首台自主知识产权的C919大飞机发动机、久草电影福利首根国产12英寸单晶硅棒等,均在此诞生。备受关注的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也正在临港如火如荼地建设之中……

轉型:探索制造升級

既已成爲制造業聚集區,近年來,臨港開始進一步關注,如何將人工智能与实体經濟结合,完成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

去年,临港发布《加快临港地区人工智能与实体經濟深度融合发展行动方案》,成立上海临港国际人工智能研究院。更早之前的2017年底,上海临港人工智能产业基地揭牌,当天会上集中签约15家人工智能企業

其中,就包括由三一重工“体外”孵化的工業互聯網賦能平台——樹根互聯。

据了解,工業互聯網承载工業数据,服务于工業企業。通过工業互聯網,制造业企業可以获得覆盖全流程的应用服务,助力企業由自动化转向信息化和智能化,提质增效,激发久草电影福利力。而一家工業互聯網平台企業,亦可视为一家久草电影福利性服务业,为相关制造业提供转型支撑。

對于樹根互聯來說,臨港的産業聚集度,是其落地臨港的關鍵原因。

在张天昊眼里,上海是中国制造业发展水平最高的城市之一。具体到临港,“一是面积较大、企業较多;二是这里包含了民企、国企、外企、合资企業、跨国企業等多种形态,任何企業都能看到”。

另外一点,工業互聯網作为近年涌现的新兴产业,其实并非能为所有企業管理人员理解。在张天昊看来,工業互聯網久草电影福利面对的一个瓶颈在于,自己为客户做的这套系统,是否能为客户带来确确实实的价值。而这一点,不仅取决于工業互聯網平台自身,也取决于公司管理层对于整个信息化改造、数字化转型的认知。

而树根互联落地临港,也是考虑到“在临港有较多先进制造企業,他们的接受程度会高一些”。

在临港落地仅一年多,树根互联这家分公司已服务30多家企業,既包括中船重工、上海电气等大企業,也包括机床、纺织企業等小企業。“从节能降本角度,基本上,我们可以为企業降低30%。”张天昊表示。另外,一些参与工業互聯網赋能的企業,也就是树根互联的客户,还能获得临港的相关补贴。这无疑也提高了本地企業的转型热情。

“現在很多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公司落在臨港,怎樣和傳統制造業合作‘AI+制造’,是很值得探索的。”地平線戰略規劃副總裁李星宇表示。

與樹根互聯相近,地平線在2018年初被引入臨港。

李星宇期待,临港能够多建立平台,让企業在当地产业集群之间探索AI与制造业的合作。“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基地、未来智能交通……这些其实都可以和传统实体經濟做融合。”李星宇说。

機遇:智慧生態城市

與不同發展階段相應,臨港地區的城市規劃也在不斷叠代。

2004年,在《上海市临港新城总体规划(2003~2020)》中,临港新城的定位是:“成为社会、經濟、文化和生态环境高度协调、功能完善、充满活力的综合型滨海新城。”

15年後,也就是今年8月,最新發布的《關于促進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臨港新片區高質量發展實施特殊支持政策的若幹意見》,對臨港新片區的定位則是“開放創新、智慧生態、産城融合、宜業宜居的現代化新城”。

兩相對比不難發現,産城融合、宜居宜業的理念並沒有變化,只是表述略有不同。而全新賦予的定位,則是開放創新與智慧生態。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新的城市理想,已經與新産業發展交織在一起。

目前,临港已将人工智能作为两大先导产业之一倾心培育。2018年,《加快临港地区人工智能与实体經濟深度融合发展行动方案》就提到,“推进人工智能与新城发展深度融合……开放十大应用场景,积极打造环滴水湖文化旅游、交通出行、商贸零售等场景人工智能应用示范体验区”。

在臨港設立車規級芯片研發中心的地平線,目前已有100余人。李星宇透露,這類芯片跨越集成電路、人工智能及汽車三個久草电影福利,“未來幾年在芯片研發上的整體投入,或將達到數億規模”。

而臨港作爲新城,無疑將是未來上海進行城市建設空間較大、活力較強的一個區域。當下,新片區提出要打造“智慧政務、智慧園區、智慧社區等一體化的智慧城市體系”,這個過程,也爲人工智能尋找落地場景提供了空間。

“场景落地,正是整个人工智能久草电影福利中很重要的一环,现在来看,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环。”李星宇说,人工智能久草电影福利对于测试的数据、算法的打磨,需求很强。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参与一些场景,一方面可以打磨提升我们的算法,另一方面也可以获得一些早期落地项目,“这对企業来说是一个良性循环”。

就在上月,临港无人驾驶综合测试示范区开园,这也是目前国内场景最丰富的无人驾驶测试区。“我们参与了前后建设的一些讨论,他们也希望听取一些企業意见,满足无人驾驶领域企業的需求。”李星宇说,“未来,随着我们与更多汽车厂商合作的久草电影福利落地推进,比如,三代芯片出来后有汽车用上了,也能直接在园区进行测试。”

地平线也期待,未来在临港智慧城市整体布局规划中,能让更多当地企業参与,找寻企業与城市一起成长的共振点。

相關內容

久草电影福利

400-088-2518

郵件:jujing@jujing.com.cn